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080550.com >

探讨开国上将许世友第二任妻子雷明珍离婚后的归宿

发布日期:2019-09-30 23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以前看过几集央视热播的《上将许世友》,想骂娘。毕竟,姑且不论其中有许多情节不符合历史事实外,单就许世友第二任妻子名字而言,编剧都是王八蛋式人物。 许世友延安时期离婚的妻子,是许世友第二任妻子,名字叫雷明珍,不是电视剧中的李明珍。毕竟,许世友是真实的名字,那么他妻子名字肯定应该是真实的。如果不是原名,不仅对雷明珍不公平,更对许世友不公平。最重要的是,对不起观众,对不起历史。

  许世友在延安出事前,一直名叫许仕友。后来,主席提议将“仕”改为“世”。喻意不做仕官的朋友,而做世界人民的朋友。在“批张国焘运动”中,由于采取了极左的做法,许多原红四方面军的官兵被牵连进去,这激起了原红四方面军官兵的强烈不满。许世友第一个站出来,联系了一帮在红大学习的原红四方面军的高中级指挥员,准备重回大巴山打游击。事情泄露后,许世友被关入大牢。

  雷明珍是许世友第二任妻子。因许世友延安事件,雷明珍要求与许世友离婚。但后来许的问题和平解决后,雷明珍一直要求复婚,可是许世友坚决不同意。两人的婚姻宣告结束。

  我也深深的同情雷明珍的遭遇,被雷明珍知错能改的不断努力而感动,也为许世友的固执而失去婚姻而可惜。毕竟,雷明珍也没怎么所谓的不忠不义,在当时的情况下这种做法是可以理解的,组织上天天来人硬是逼着她与许世友离婚,她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办法呢?再说雷明珍自己也承认错误,并请这么多人,甚至连陈赓和陈毅这样的人帮忙说和,本身就是对许世友的爱。“宰相肚子能撑船”,做为个男人,应大度,胸襟开阔,不能太固执,不去接受。可能这一点是许世友将军大男子主义思想所致。与此同时,也很欣赏许世友的敢爱敢恨,爱憎分明的个性。但,这除非雷明珍自杀,才能够表达出这种爱。否则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肯定许世友的所谓做法。

  历史资料实在难以查找到雷明珍以后的下落。包括她与谁再次结婚,后代都是谁等等。我家中收藏了许多有关开国上将许世友的书籍,也记录了许多雷明珍与许世友结婚前后的事情。所以,我一直想知道雷明珍日后的下落,想与篇文章对博客读者有个交待。

  家中收藏有罗学蓬著《带刀侍卫――张国焘原警卫排长何福圣自述》这本书。何福圣跟了张国焘六年,从警卫员一直干到内卫排长,张国焘叛逃时才在西安火车站和他分手。据何福圣口述:“雷明珍一直到一九四一年,才嫁给了陕北公学的一位教师。建国后,她随丈夫去了广东。和在通江县民政局工作的好友李玉兰(徐梦秋之妻)时有信件往来。听李说雷明珍的爱人是广东一所大学的党委书记。李玉兰过世后,我就再没听说过雷明珍的消息了,她现在是死是活,我也不知道。”这便是我收藏的历史资料中有关雷明珍与许世友离婚后的直接交待。

  这几天,我在家中看《戎马春秋--从长征到抗战》这本书,作者是胡桂林。他是江西省赣县人,1911年9月出生。1927年加入共青团,1928年1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。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。

  长征胜利到在陕北后,胡桂林任过中共中央保卫局(边区政府保安处)执行干事,亲自参与抓捕了许世友等20多人行动。他回忆说:“1937年4月的一天中午,我们执行科突然接到命令,说有紧急行动,立即全副武装到抗大执行特殊任务。我们就直奔抗大二期上干一科住宿区,我们赶到时,一切平静,上干一科学员们都在睡午觉,我们进去后没费力气就把许世友等约二十几人全部抓捕,然后押到保安处分别监禁看守。”

  最重要的是,胡桂林在回忆许世友事件后,回忆了雷明珍的有关情况:“后来领导一看许世友与雷明珍(文章中称记不起雷名字)无法复合,就为他们办理了离婚手续。雷后来来到吕梁地区工厂工作,并与该厂厂长重新组织了家庭,文革初,许世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时,其前妻(雷明珍)写信让其受迫害的儿女找许司令当兵,许司令从革命大局和夫妻情谊出发,立即指示:“子继父业,理所当然”,让他们与许多军队穿上了军装,而且其中许多人现在又成了我党我军的高级干部,说明许世友同志确实有胆有识,为革命作出了积极贡献。”

  关于胡桂林与何福圣的回忆,我更希望他们的回忆都正确。毕竟,在战争年代与建国后,两人的工作单位变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我也无法判断那位是正确。有等于日后进一步研究。

  1935年7月,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与红一方面军会师。当时,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党政军高级干部不少人都结了婚,红四方面军也开始解禁,决定军以上干部可以找革命伴侣结婚。

  “你过去不是说被大肃反肃杀了,就是被强迫改嫁了吗?”王建安提醒许世友。

  许世友叹口气说:“是啊,她和我四弟仕胜一起被县政治保卫局抓去了,我四弟被杀害了,她……我西征离家四五年了,眼下死活不知啊!”

  王建安说:“被保卫局抓去的,能有几个活着出来的。总指挥的妻子程训宣、王树声副总指挥的妹妹王英,不都是被保卫局当作‘改组派’抓去杀掉了吗!你妻子肯定也不在人世了。”

  许世友听了王建安的话,也估计妻子已不在人世了。王建安趁热打铁地说:“我给你介绍一个吧,你一定满意。”

  许世友第一次结婚是在攻取新集(今河南省新县县城)以后,这是1931年冬天的事。打新集,许世友一战扬名。他由营长升为红11师31团的团长。

  1931年11月中旬,许世友回到了阔别3年的故乡许家洼(今河南新县内)。在母亲的主持下,他与3年前便已订下婚约的朱家湾姑娘朱锡民成了亲。4天后,许世友离家归队,从此一去不返。朱锡民却怀了身孕,10个月后,生下一个男孩,取名许光。

  1932年10月21日,红四方面军主力突围西行后,随之而来的是白匪军的烧杀抢掠。凡红军家属,一律逼迫改嫁良民,否则,就要抓到北方将其卖掉。朱锡民在婆婆的劝说下改嫁他人。婆婆留下许光自己抚养。祖孙二人相依为命,过着极为艰难的生活。

  1949年,新中国成立了,有人在报纸上见到了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的名字。消息传到新集后,许母托人给许世友写了一封信,让许光揣着,千里迢迢去济南城寻找亲生父亲。让许光感到吃惊的是,父亲的家中有一位“母亲”和几位“弟弟妹妹”。当父亲询问亲人情况时,他隐瞒了母亲改嫁的实情,说她已经死了。

  许世友安排儿子参军后,又派人去新集接来了老母亲。从母亲口中,他才知道结发妻子还活着,只不过早已做了他人之妻。许世友这才略略宽了心。

  王建安说,“你在达县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时,常提到的那个‘雷县长’呀!”许世友笑了。他对雷明珍早有好感,在达县一起搞打土豪分田地的日子里,这位年轻的女县长好学上进,工作大胆泼辣,对他也非常关心,经常买些酒肉慰劳他。只是军队有规定,不论干部战士,一律以革命为重,不准谈恋爱结婚,许世友才未敢多想。现在规定放宽了,他可以结婚了,何不试一试呢?于是,他对王建安说:“政委,你去问一下可以,但要掌握两条。第一,结婚自由,不能强迫,俺这胡子拉碴,又黑又粗,活像个鲁智深,人家有文化,不一定能看上俺呢。第二,不准声张,不要羊肉吃不着,惹了一身腥。”

  不久,许世友带第四军北上,进入渺无人烟、险象丛生的草地。在王建安的安排下,名扬川北的女县长雷明珍来到许世友的身边。他们一起战严寒、斗风雪,经过一段时间的进一步接触了解,相爱结婚。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过草地,调任骑兵司令的许世友奉命收集大批牛羊供部队食用。细心的雷明珍将牛羊毛收集起来,抓紧点滴时间搓成毛线,为许世友织了平生第一件毛衣。

  许世友与雷明珍相亲相爱,同甘共苦的情景,曾使陈再道、陈锡联这些师长们眼馋。他们对许世友说:“军长,和尚(许当过8年和尚)能讨老婆,为什么我们凡夫俗子不能?”许世友很得意,戏言道:“谁叫你们不好好打仗,打到军长的位置上,不就可以结婚了吗?”

 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,许世友进抗大学习,雷明珍被分配到延安县搞妇女工作,虽然分居两地,但感情日深。后来,许世友因“抗大事件”被捕入狱,使他与雷明珍理应美满的婚姻发生了变化。

  许世友被关押时,审讯员曾问他:“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许世友坦然地说:“如果方便的话,带个口信给我老婆,我临死前叫她来一趟。顺便将那件毛衣带来。”

  当时的许世友,自忖闯了大祸,对谁都是“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”,分外想见到妻子雷明珍,把自己计划出走的真实思想告诉她,寻求理解和安慰。可是,等了几天,雷明珍始终没有来。审讯员告诉许世友:“你的要求,我转告了雷明珍。她让我交给你一封信和一个包裹。” 许世友接过信,迫不及待地展读:“许世友,我恨你!我决不爱一个反党反革命分子!为保革命的纯洁性,咱俩一刀两断,我坚决要求离婚!请你看后签字。”包裹里的毛线衣,也被剪成了碎片。许世友如五雷轰顶,差一点昏过去!他向审讯员借过笔,在雷明珍的信上,用力写下了“坚决离婚”4个字,并签下名字。后来,由于的干预,许世友幸免于难,并重新带兵打仗。雷明珍对自己的冲动和轻率追悔莫及,多次向许世友认错并希望复婚,但许世友不肯原谅雷明珍。

  许世友的冤屈在的亲自过问下被妥善解决后,雷明珍对当初自己的冲动后悔莫及,多次写信向许世友认错并要求复婚,均遭许世友拒绝。

  雷明珍找到386旅旅长陈赓,请陈赓出面帮忙。陈赓请许世友喝酒,帮忙调解,但倔强的许世友没有接受。后来,雷明珍请朱德总司令出面了,朱德同意许世友梦寐以求的到山东战场打击日寇,但条件是带上雷明珍。许世友宁肯不要得之不易的上级同意去山东战场的批复,也坚持不带她。最终上级还是让许世友不带雷明珍去山东。临去山东前,陈赓和同志们来送许世友一行,许世友对旅长陈赓说出了心里话:“我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不忠不义,背叛党、背叛革命的家伙,她怎么能怀疑我呢?”许世友最终也没有原谅雷明珍,在这件事上,他固执到底。他曾说:“我不能原谅雷明珍。”雷明珍也来了,他终未见她。看着许世友骑马远去的身影,雷明珍泪流满面。许世友在去山东的路上,自言自语:“明珍,不是我许世友铁石心肠,无情无义,是你做得太让我伤心了!”

  后来,雷明珍追到了太行山。她到太行山后,首长们都很关心,纷纷找许世友谈话,可都没用,许世友固执得很。陈毅曾经叫警卫员把许世友和雷明珍锁在一间屋子里,许世友却不领情,大声喊开门,久喊不开后,他一掌就把门砸烂了。这件事,很伤雷明珍的自尊心,她和许世友的情分,就这么彻底断了。

  胶东军区后勤部长高大山,在根据地的兵工厂里,为许世友物色了几位品貌端庄、思想进步的胶东姑娘,要许世友选择。许世友说:“也好,省得她再来纠缠。”

  关于雷明珍的下落和后来的历史,我还在等候,希望知情人能够转发并提供线索,争取能够为女红军雷明珍出本传记。

  作者顾克美简介:男,1970年4月出生。江苏建湖人。大学文化程度。1990年3月入伍到宁夏,2004年10月转业至西安地税系统工作。在部队从事10多年新闻宣传摄影工作。是第十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得主。发表过数百万字的新闻和文学作品,发表过数百幅新闻摄影作品。三次荣立三等功。一次荣立二等功。专题收藏红军长征史和开国将帅史资料万余本,与商洛学院战略合作成立中国红军长征史史料馆。现为中国书法媒体联谊会理事、陕西省书协宣传与外联委员会委员、陕西省书协官方网站特邀记者、《中国西部书画网》特邀撰稿人、西安古都书画艺术院副院长、西安地税书画协会副会长。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商洛市文联特邀文艺评论员、商洛学院图书馆红军长征史料馆馆长。先后数年周六穿越行进在秦岭中,对秦岭文化有深入研究,徒步穿越过太白山、鳌山和鳌太线。开有顾克美书画宣传展播平台博客,已经撰写上千万字专题文章。为全国书画界有广泛影响的评论家。正版四不像资料中心